[同人創作]迷霧之子與昇華之P(上)

迷霧之子與昇華之P(上)

迷霧之子與昇華之P(上)

夏紹剛對山神致敬 

這是個英雄殞落,邪惡籠罩的世界,再不見光明與顏色。
數據流裡,迷霧四起,誰也不曉得,藏身在霧色之後的,會是什麼……

※ ※ ※      ※ ※ ※

千年前,善惡雙方決戰,良善一方的英雄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抵達傳說中的「昇華之P」,準備和黑暗勢力一決生死。可是,命運女神沒有站在良善這方。最後,邪惡擊潰英雄,一統世界,並自稱「統御版主」,同時建立「網路最後帝國」……

※ ※ ※      ※ ※ ※

在凱西爾的眼裡,統御版主的皇都——PTT——看起來死氣沉沉,他看著面前的矩陣碉堡,數據串流如瀑,碉堡四週的「置頂」上都佈著三人一組的守衛──兩個「打手」(燃燒白鑞,強化發送數據的速度、強度及增強本身防禦力、持久力)及一個「搜尋者」(燃燒青銅,強化搜尋關鍵字串流及檢查數據位置的能力),嚴密的巡視著四週。

 「看來似乎一個推文都過不去啊……」凱西爾披著專屬於迷霧之子的偽裝──這讓他良好的隱身在數據之中,凱西爾燃燒著「錫」後所強化的感官,正斜睨著這個銅牆鐵壁般的「版面」。

「奇幻版」是「貴族」血統中最純正的「泛圖爾家族」的核心領地,版面上看起來燈火通明,「HOT」的人氣指數代表著應該半個PTT裡的貴族都掛在這個版上了,聊天、八卦、男女私訊、成朋結黨、一個串著一個的詭計與陰謀、版面與版面間的傾軋、教廷管理員有意無意間的監視與挑撥,在無盡的夜裡重複的上演,但僅限於貴族之間。

因為貴族以外的其他人,都屬於「艾頓」──永遠處於「沉默狀態」,只能日復一日的接收數據、整理數據、消化數據,不可以發表自己的文章,人與人之間沒有站內信功能,連私訊都要在教廷管理員的監視之下進行。

「一般的艾頓連個推文都不被允許,這群貴族擁有那麼多的權利卻一點都沒想到分享,這是個錯誤,我要打破它,我要改變它,即便我會犧牲一切……」凱西爾眼中射出怒火。

其實有關版面的嚴密防守就是因為凱西爾而來的,前半個月,凱西爾已經接連破解了「玄幻版」和「科幻版」的「精華區」,取走了兩個家族彌足珍貴的「天精」後,不只造成兩個家族損失慘重外,也加劇了貴族間的裂痕及吞併,更提高了整個PTT的戰備狀態。

「凱西爾回來了!他是唯一的”永久水桶區”倖存者,他是死過一次再回來的男人,他是迷霧之子,他是回來找統御版主復仇的!他會帶來毀滅?還是帶來救贖?」艾頓們偷偷地交頭接耳,衝動的人們找到了偶像,期盼著奇蹟;而大多數怯懦的人們則是害怕統御版主的怒火會隨之降臨。半個月來,教廷管理員加強了對版面的巡視,每個版面的矩陣碉堡都設置重兵,甚至聽說連官方的迷霧之子也被派到數據流中巡視,年輕的迷霧之子們渴望來場狩獵--

他們想獵殺凱西爾這個傳奇人物,不只取悅統御版主,也讓自己成為新的傳奇

※ ※ ※      ※ ※ ※

凱西爾曾聽過那個傳說。

他聽過人們悄聲低語。曾經,很久以前,網路不是封鎖的狀態。曾經,數據流沒有被煙霧和灰燼遮蔽,文章並不是貴族的特權,艾頓不是奴隸。曾經,沒有永生不滅且無所不能的統御版主。但那些日子已經快要被遺忘,就連傳說都變得破碎模糊。

凱西爾讓體內的錫燃燒,隨著他的怒火

※ ※ ※      ※ ※ ※

 某個下城區已經打烊的私人聊天吧,凱西爾坐在吧檯,一口接著一口啜著苦澀的啤酒,時不時望向門口,老闆一言不發的盯著他,交握雙臂,面色沉鬱。

「阿凱,你還是個艾頓時我就認識你了,你與梅兒及老多一直想要幹一番大事業,結果呢?梅兒死了,老多逃了,你變成迷霧之子回來,又能改變些什麼,珍惜你現在的生命吧,也不要再讓更多的艾頓因你而受苦了!」老闆低聲咆嘯。

「歪腳,你還是老樣子,事實上我已經連絡上多克森了,今天還有其他人會來,我有一個計畫,一個針對統御版主的嶄新計畫……再給我一杯啤酒,然後給我帶來的那個女孩一點吃的吧。」凱西爾微笑,灌下了一大口面前的啤酒。

「哼,計畫,你永遠都有個天殺的計畫!」被稱為「歪腳」的老人一邊嫌惡地嘟囔著,一邊走到後面的廚房,他一拐一拐的腳步敲出明顯的重頓聲響。

凱西爾轉頭向瑟縮在角落的女孩微笑:「所以,接下來應該是自我介紹的時間了吧,我叫凱西爾,可以叫我阿凱,我不想知道為什麼高高在上、神通廣大的”教廷審判者”會追殺妳的原因,但我對妳的潛力有興趣,所以我救了妳一命,接下來換妳了。」女孩緊閉雙唇,別開了臉,左頰上的瘀青顯得更加明顯了。

「吃吧,女孩,剩下的一些黑麵包我簡單烤了一下,不用感謝我,妳的過去已經夠不幸了,但相信我,吃完這一餐後趕快離開吧,不要相信這個人的鬼話,不然妳的未來會更不幸!妳可以叫我克萊登先生。」歪腳丟下一籃麵包,踱回了吧檯後方,雙眼狠狠地瞪著凱西爾。

 女孩遲疑了一下,說:「紋,我叫紋。」

※ ※ ※      ※ ※ ※

聊天吧的門再度打開,這次走進來兩個人,前方的男子像個軍人,精實的身材,穿著一件簡單的無袖上衣,顯露出一對賁起的手臂,面無表情的拉開另一張吧檯的椅子坐下,並拿走了凱西爾的另一杯啤酒。軍人的同伴提著決鬥杖但步履輕快,穿著精緻的貴族服裝,棗紅色的披風滾著金邊,金色扣子上鑲著碎鑽,內裡穿著裘貂黑裏大衣,光滑的臉龐上有著些許歲月的雕痕,洋溢著溫和的微笑,但眼角隱隱射出攝人的精光:「所以傳言是真的了,嗯哼?凱西爾,所以你偉大的計畫是?」

凱西爾站起向他鞠躬:「尊貴的德利安大人,請稍坐片刻,等所有的成員到齊後再開始談吧,另外傳言是不是真的,我想你剛剛已經測試過我了。」德利安揮了揮手說:「還是叫我微風吧,什麼大人的稱呼是留給那些高高在上的貴族的,雖然我曾混跡在貴族中間,但我仍然記得我是個普通而謙卑的艾頓。」微風踅到了紋的對面,坐下,對紋溫和的笑道:「那……這位可愛的小姑娘,也是偉大的計畫之一嗎?」

低著頭的紋沒來由地生出一股怒氣,但抬頭看到微風自然的笑容後,就對於穿著精緻、談吐從容的微風產生好感,好像兩人是多年好友,對於自己的無端發怒感到羞慚的紋也不覺地微笑著對微風說:「我叫紋,我是凱西爾救出來的,但我不覺得我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其實妳能見到我們這群怪胎就已經很特別了,還有聽說之前教廷曾經打聽過妳的名字……我想我有點渴了,還是先喝點東西吧……」

「我來幫你拿。」紋連忙說道,立刻站起走向吧檯。

「微風!」原本一語不發的軍人突然轉過頭來大聲說道:「不應該對初次見面的小女孩使用”安撫”吧!」

「哎,哈姆,你仍舊是那麼古板。」微風嘆了口氣:「親愛的紋,我突然覺得不太渴了。」

紋愕然窘立,她一點都沒感覺到”安撫”,這代表微風的迷霧技術比凱西爾更高明?紋走回位置坐下問道:「你是另一個迷霧之子?」

微風哈哈大笑:「如果迷霧之子那麼常見就不叫傳奇人物了,我是一個小小的”安撫者”,我只是對黃銅的了解比妳多一點點而已,小女孩,而就我的印象中,凱西爾是第一個艾頓裡的迷霧之子,這也是我願意待在這裡的原因。」

※ ※ ※      ※ ※ ※

滿頭短卷髮的葉登──反抗網軍首領──身著簡單的暗灰色艾頓服裝,和一件滿是補丁跟灰漬的褐色工人外套,他一進門就滿是鄙夷的環顧四周,憤怒地對凱西爾咆哮:「你說你有個偉大的計畫,但你卻找來幾個騙子和混混,把我的50萬P幣還給我!」凱西爾笑著說:「在座的有一個就我所知史上最厲害的安撫者,能夠充分的讓革命的火苗燃起;一個技巧高超的”打手”,可以幫你訓練你的反抗網軍;而你看到的這位吧主是神通廣大的煙陣師,他與他的手下可以充份地隱藏我們的形跡。」

歪腳打斷凱西爾叫道:「天殺的,我可沒有答應你這件事!你們現在趕快離開我還可以當作沒遇過你們!」

「這個小問題我們待會再來解決。」凱西爾轉頭微笑,接著說:「我的老友──多克森,在我”離開”的時候已經策劃多年,我們的眼線深入貴族內部,另外,你面前還有一個迷霧之子……或是兩個!」

眾人一齊轉頭望向紋,紋十分希望地上突然出現一個大洞可以讓她鑽進去,無力的低語:「我不是……」凱西爾微笑著說:「這個是另外一個待會再解決的小問題。」

葉登說:「這樣仍然不能改變什麼,PTT在統御版主的眼皮下,就算有人願意加入我們反抗網軍,也沒有充足的裝備,何況PTT的防守除了正規的統御版網軍以外還有各大貴族網軍及教廷……」

「教廷那邊我已經有安排人了,當然那九個天殺的教廷審判者仍是個棘手問題。」凱西爾皺眉,握緊拳頭續道:「正規網軍我有辦法引開他們的注意,而貴族間我們可以疑惑他們、分化他們,讓他們版面間持續互鬥消耗彼此網軍的力量,另外並不是所有的貴族都是甘心在統御版主的統治下過活,我們只要能做出雷霆一擊,PTT的貴族自然會分崩離析。」

「那你也要能過泛圖爾家族這一關,他們家族可是統御版主的忠實擁護者,況且奇幻版麾下的網軍強大,精華區積累多年,實力雄厚,可不是容易打倒的對手,我聽說你兩天前的嘗試無功而返不是嗎?」葉登嘆了口氣。


凱西爾微笑著說道:「所以我們要有一把能更確實切入貴族間的楔子,從他們中間找出弱點!」

微風舉起右手說:「這個我可沒辦法,我先前的身份太出名了,所以教廷管理員早已盯上了我,我因此低調過活好幾年了……」

「在我的計畫中,微風仍舊是隱藏在幕後,你的任務是幫助葉登收攏人心,現在的反抗網軍數量還是太少了。」凱西爾點頭繼續說道:「因此,有一個真正的貴族加入了我們,噢,他到了!」

卡巴斯基,在域外專營防火牆生意的顯要貴族,在一個高大隨從的護送下,和其他人驚訝的目光中,步入了酒吧。

※ ※ ※      ※ ※ ※

「難以置信,真是難以置信,我開始相信你的計畫”或許”會成真了──卡巴斯基運來的”數據長矛”和”防火盾甲”最終會到反抗軍手裡,另外卡巴斯基的高貴地位及雄厚資本絕對可以將貴族攪成一團爛泥,你還真是下了一步好棋啊,最後我們趁亂偷取統御版主在精華區裡積累數千年的”天精”,讓PTT的經濟崩潰,天下大亂後,統御版主孤身一人,再怎麼神通廣大也無法掌控一切了,不是嗎?」微風離開前驚嘆著說著。

凱西爾微笑目送眾人離開,向最後仍舊答應幫忙的歪腳點頭致意後,與紋一齊坐上卡巴斯基的精美馬車。

「你的計畫應該不只這些吧,我的朋友?」卡巴斯基說。

凱西爾拿出一塊”天精”,輕輕摩娑著它,低語道:「為什麼被流放到”永久水桶區”的艾頓們除了我以外沒有一個活著回來的,因為我們在那邊無盡的處理數據,為了找出埋在深坑裡的”天精”,很可笑吧,最高貴的金屬卻是在深坑中被翻掘出來,每個艾頓如果一個月內沒有碼出一塊”天精”,就會被守衛殺死,這塊是梅兒死前交給我的,那個月我沒碼出”天精”,原本死的應該是我,但梅兒死在我的面前,微笑著死了,所以那天我”綻裂”了,我回來是要對統御版主復仇,唯有他的死才能洗刷這一切!」

卡巴斯基說:「統御版主是不死的,已經太多人嘗試過了……」凱西爾微笑著說:「那就是我們最後一個要解決的小問題了。」

「另外,主人,我仍然無法時常在眾人面前現身,這樣會讓貴族們看出破綻。」卡巴斯基低下頭,凱西爾也皺起了眉,最後兩人一起望向坐在一旁呆然望著窗外的紋。

※ ※ ※      ※ ※ ※

「紋,我們的計畫妳應該充份理解了,妳負責化身成卡巴斯基的遠房姪女,進入貴族版面幫我們打聽情報,貴族所該會的東西,卡巴斯基的隨從──沙塞德會教妳,他是一個真正的貴族守護者,一個”木馬師”;另外我會在短時間之內教會妳迷霧之子該會的技巧。」在卡巴斯基最近才買下的一個鄰近PTT的部落格中,凱西爾對著換上貴族衣服正渾身不自在的紋說道。紋驚訝地不住搖頭:「這個任務對我而言太困難了,我不可能完成的!」

凱西爾說:「相信自己,逃離教廷審判者時妳不只靠的是我的協助,還有妳自己的潛能,喝下這瓶金屬吧,我們來做個測試……」紋接下凱西爾手中的神秘液體,皺了皺眉後喝下,喉嚨火辣辣的痛了起來。

「這是迷霧人,也就是”演算師”的力量之源──八種基本金屬。」凱西爾接著說:「妳可以仔細去感覺看看,八種基本金屬,妳比較熟悉的應該是黃銅,那種妳不知不覺在體內累積的金屬,幫助妳達成妳長久以來用的小騙術,另外妳那天迸發的超人力量,跟白鑞有關。」


「迷霧人絕大多數只能與一種金屬”相容””加載”,少之又少的迷霧人可以對所有的金屬相容,也就是妳我這種迷霧之子──即便在貴族中也是算天之驕子。妳要對自己的力量自豪,而且這是一個預兆,我們艾頓將推翻統御版主的預兆!」凱西爾微笑。

「我能感受……有八團火,在我的肚子裡……」紋低語。

凱西爾高叫:「太好了,仔細體會!並且控制它們,不要一下燃燒太多,那會讓妳吃不消,金屬是消耗性的,妳的體力也是。」紋點點頭。

凱西爾鼓勵地拍了拍紋的肩膀說:「是一對,它們是用來”拋”和”扯”週邊的數據節點,對應的迷霧人是”射幣””扯手”,像這個”矽”做的P幣銅板就可以當很好的節點,如果一般人身上的矽製品也可以拿來應用,但是專門獵殺我們迷霧人的"殺霧者"軍隊身上都是有絕緣塗層的……

白鑞是一對,前者提升妳對數據的感官敏銳度,後者提升妳對數據的掌控力,也就可以讓妳做出超人的舉動,對應的迷霧人是”錫眼””打手”,但要小心,妳用白鑞爆發出過度的力量會讓妳耗竭,很多打手都是被自己累死的,另外使用錫眼時也要小心殺霧者可能會針對妳強化中的感官發出數據攻擊。

黃銅,是改變情緒的力量,一個是”安撫”,另一個是”煽動”,對應的迷霧人就稱為”安撫者””煽動者”,你應該了解一個如微風般強大的安撫者有多大的力量,但使用時絕對要小心,教廷管理者對這種力量非常敏感,訓練有素的貴族也會對妳有所警覺。

最後兩種是青銅紅銅,前者是搜尋數據的能力,後者是隱藏數據的能力,對應的迷霧人稱為”搜尋者””煙陣”,歪腳就是一個偉大的煙陣,他施展能力所隱藏的部落格甚至可以藏住一個軍隊!我們不需要像他一樣那麼專精,但也要時時提醒自己燃燒紅銅,保護自己,不要把自己的數據顯露在搜尋者的眼皮下……」

※ ※ ※      ※ ※ ※



坐在前往奇幻版版聚的馬車上,紋不安的整理著儀容,身上的這套禮服該值多少P幣!?十萬?十五萬?而在凱西爾和微風的眼中這竟才只是勉強及格而已,「匆忙之下也只能從權了,況且參加第一次的大型筵會穿的樸素點也讓紋不要承受太多的目光吧,還有,紋妳打扮起來也是個小美人呢,嗯哼~」紋回憶著微風稍帶戲謔的和藹表情,似乎心情也比較穩定了下來。一般的艾頓會為著掉在地上的五塊P幣大打出手,而聽微風說一場小規模的版聚往往就會燒掉上百萬P幣,更何況是這種大型版面辦的慶祝活動更是令人咋舌。

「尊貴的紋主人,已經接近奇幻版碉堡了,等下記得使用紅銅,而過了矩陣碉堡後約再十分鐘就抵達會場。」在前方駕車的沙賽德悄聲的提醒著紋,口齒緩慢卻清晰。紋不禁想起前一夜披著迷霧披風跟隨凱西爾的飛馳,這點距離用數據節點拋扯移動的話應該用不了五秒鐘吧。

「沙賽德,叫我紋吧,我好緊張,我能辦到嗎?而且會場還有教廷的人,我露出馬腳的話會害大家都被殺死的……」紋吐出了好大一口氣。


「紋,妳要相信這段時間我們對妳的訓練,我十分誠實的對妳說,不管用再嚴苛的標準看待妳,妳都是最好的學生,不管在貴族禮儀還是演算技藝上都是,前幾次的部落格聚會和小型版聚妳都表現的非常好,而教廷管理員方面不用緊張,妳在會場裡只要時刻燃燒著紅銅,他們是無法探知妳的源代碼的。」沙賽德安穩的聲響,讓紋的心情也隨之稍稍鎮定了下來。

紋凝望著馬車前方沙賽德的高大背影,古銅色的肌膚,略顯瘦削的頸項,菱形的矽晶片一顆一顆地從領口上的頸脊骨延伸至光滑的頭頂,在路燈的掩映下,散出黑金般的冷光。

「可以跟我說說你們木馬師的事情嗎?為什麼你們那麼稀少,那麼神秘?鑲在你們身上的那些矽晶片是做什麼用的?」紋邊整理著領巾與頭飾,努力讓自己的語調保持自然。

沙賽德笑了一笑,說:「我們是被統御版主所痛恨的一群人,在他掌控大權之後就開始獵殺我們的族人……你們演算師應用的是改變周圍數據的力量,而我們用的是更隱晦的方式,我們平常把力量存在身上的”插件”上,在需要的時候對環境能做出一些改變……但付出的是我們平時所累積的體力及能量,貴族們需要我們,因為我們的小插件可以做出一些迷霧人做不到的事情,像是試毒,或是投毒。」

「聽起來真……難以理解,你們的能力似乎也十分強大,所以統御版主還是需要你們的服務……而你們不都是對網路最後帝國及統御版主效忠的嗎,怎麼會……。」紋好奇地接著問。

沙賽德嘆了一口氣,繼續說:「我們族人中力量最強大的那些都被抹煞了,剩下少數的族人有選擇效忠──或是死亡的權力……你應該知道我們剩下的木馬師都屬於”唯讀狀態”……只有唯讀狀態的木馬師可以活下來,能活著不是因為我們是”有用”,而是因為我們的弱小,因為我們無法改變身上的插件形態與功能,也無法與其他人做任何數據上的交流……我們能仰賴著貴族而存活,或許這僅僅是統御版主施捨給我們族人的最後一點慈悲吧。」

紋連忙說:「沙賽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提……」沙賽德微笑著說:「不要緊的,另外,我現在效忠的對象就只有凱西爾主人──還有妳,美麗且睿智的紋主人……」

「凱西爾……」紋低聲開口。「他是個好人,對不對?」


沙賽德語氣堅定,一字一字慢慢的說道:「他是非常好的人,紋主人。他是我所認識的人中,最好的人之一。」

※ ※ ※      ※ ※ ※

「我們到了,尊貴的紋主人,奇幻版的晚宴會場!」沙賽德不疾不徐的下了馬車,以任何貴族都無法挑剔的優雅姿勢,躬身打開車門。


「是的,我們到了,二十年的年度版慶……另一個沒有硝煙但更可怕的戰場。」紋以只有自己聽的到的聲音低語。

※ ※ ※      ※ ※ ※

[同人創作]迷霧之子與昇華之P(中)


留言